[壯遊] 聖母峰基地營EBC-4 地獄之門的試煉 Thukla Pass

Lukla > Phakding > Monjo > Namche > Lausasha > Tengboche > Pangboche > Somare > Dingboche > Thukla > Lobuche > (Italian Camp) >Gorakshep > Everest Base Camp



Day8


Somare - Tashi Lodge

大概六點多就起床坐在餐廳裡,天都還是暗的,然後陸陸續續來了一些Porter(揹夫),我問他們從哪裡來的,「EBC」某人回答,覺得這些人腳程有一點快,早上就到半路了,估計他們一天就能到Namche甚至更遠,看著他們天色未亮就辛勤工作,覺得自己也不能懈怠吧!



早上陽光普照,蹦蹦跳跳的,除了充電還能交代影片,8:30出發,終於走出峽谷,一路上漸漸有不停廣闊的美景,左邊是Pheriche pass的交叉口,我們在這邊停留一下,終於把電子穩定器拿出來拍了(最重就它了,因為跟著硬殼箱),用大背包裝設備實在很搞剛,因為要拿一樣東西就得全部翻出來再翻回去,想好了一些鏡頭,但機器和嚮導的拍攝能力配合不起來,只好自己拍了一些堪用片段便往前行,有幾次胸口右下或中心有點刺痛,雖然有點恐懼、擔心,但也想不出原因,就放慢速度走上去Dingboche。

Dingboche 4410m 很大的城鎮,因為這邊地勢平坦,還有往島峰的登山客

一路上來忘了作防曬....已經開始和雪巴人一樣黑了(其實已受傷),實際比圖再黑一倍!

直升機在Dingboche補給物資

城鎮後方是往島峰的路 Island Peak

Dingboche

Dingboche不如想像中的高,也許是錯覺,這個鎮好大,走了五分鐘還沒到中間,下榻的旅店在鎮中央約4300m,老闆在馬來西亞工作過,我發現在馬來西亞工作過的尼人都有點油條,老闆娘來自DHARAN來的RAI族,也是帶著一個小BABY,但她比較乖,老闆請我吃了一些剛水煮好的馬鈴薯,還沒剝皮的,一吃驚為天人啊!

今天住宿又是只有我一人(寫到這裡覺得應該拍一點屋內印象給你們看的),覺得超超級大戶(明明吃人家的很少,哈哈哈),這一天我和Jackie忙著處理衣物,他買了肥皂用冷水洗了頭,然後他到圖卡拉就感冒了。

晚上又和Jackie聊了很多他在杜拜工作的故事,每個國家都有逃不出的夢魘,語言與國籍無法恣意轉換,所以無論是誰,在什麼位置,都只有讓事情變更好一徒,10點睡,沒有網路的夜晚,我好喜歡寫日記,好平靜的感覺,雖然都很普通的事,但這就是生活,做你喜歡的事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昆布冰河下遊和Tabuche Peak

那些小房子是Pheriche,那裡有救護站

Day 9 

Dingboche

這一天爬升時很凍,大概0度,Dingboche往Thukla的路是一片大荒原,越走風越強勁,全程都是十級風,植物幾乎沒有葉片,偶爾看到昆蟲,一路上只有看見一個人,也許是我們出發的時間比較晚;

已知這段路只有微微爬升,所以相對起來是爽路,我們大概10點才出發,上升高低差很小,我仍然覺得缺氧,到了4550米的地方,非常喘,走到中間已經可以看見冰河末端。旁邊的山Taboche也非常雄偉,雲霧繚繞,神秘至極,6500米。

Dingboche 往 Thukla 的路

要走到右前方盡頭,不要看很近,這裡都是高海拔好幾公里,氧氣量已少20%

設計對白:『你休息夠沒,走是不走?』

嚮導的裝備才是正確的,我的防護不夠

看到Thukla了,左方幾棟小房子,中間的人是Pheriche來的在過去是昆布冰河尾端,然後是房子

Thukla這裡只有少少的兩間房子,我們去的時候下面滿了,只剩下上面這間豪華的,他們有許多餐具是IKEA貨,它是新蓋的叫Kala Pattar lodge(待確認,反正是上面那間,櫃檯男孩很潮英文很溜),這間很好住,但也貴很多,但他們的蘋果派很好吃,不要吃巧克力派,Dal Bhat來到了900盧比(300台幣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Day 10

Thukla - Kala pattar lodge

人生中最貼近死亡的一天,今日豔陽高照,早睡早起拍了個縮時畫面

剛剛走過來在旁邊的山Taboche也非常雄偉,雲霧繚繞,神秘至極,6500米

左Tabuche, 右Cholatse

邊緣人在世界的邊緣的邊緣拍自己,好邊緣啊!


沒有帶大腳架,因為主要目標是登EBC和YOUTUBE記錄片,不是拍照

一個雪巴登山女孩野上來了,她也因為高山症卡在這,隊友先上去了,後來帥J也上來了,好的嚮導在野外要時時刻刻跟著客人的,即便我只是在屋子旁邊拍照,都要在他視線範圍內

Olympus 75-300mm 的景深威力

她是老闆娘兄弟的女兒,沒想到雪巴人也有比較都市感的人

變幻莫測的大氣

回到房間,充電中的太陽能板和裝備們

隔壁沒有睡的雙胞胎床拿來當工作桌真的太適合不過了

我本來應該要多適應一天的,我覺得頭漲程度沒有那麼高,便往地獄上坡(Thukla Pass)上走,
從Thukla望向Thukla Pass相當陡峭,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,所以沒有人在山下拍攝照片,網路上也找不太到,只能告訴你在短距離內爬升300米,我在路中又遇見安東尼父女,他的熱情回應讓身為亞洲人的我,很是開心又害羞,這輩子都沒遇過像這樣的正能量角色,「我要跟這個永不放棄的男人來一張合照」他說。

Anthony Wright and His Daughter (NZ)

從階梯往回看,壯麗的景色

越過頂上的地獄之門(紀念碑林),想拍點照片,很明顯氣色看起來很不好,唇已無血色,我讓嚮導多幫我拍幾張,但我一直不滿意,除了相機不好用以外,可能是我要求太多,誰叫我是攝影師,有病。

這區就是紀念碑區,我沒有拍紀念碑,因為我覺得那不是用來拍的

大概像這樣子,一堆石碑,都是往生的登山者,所以我稱之為地獄之門,僅僅只是入口而已

面無血色照,走在靠近Lobuche時,感覺無力

走了好一陣才到Lobuche,此時狀況還在掌握之中,但沒想到介紹的8000inn還要前行半小時,

Lobuche, 可以看到中午以前還晴朗的天氣瞬間改變,低氣壓壟罩,我趕到無力

嗚嗚,怎麼還沒到,微上升的路要走30分鐘,在人不舒服時感覺痛苦

一直走啊走啊,開始下雪,然後十多分鐘後越下越大,沿途再爬升一百多米,這裡有個叉路口有指標,左邊峽谷內就是義大利營,右邊繼續Gorak shep,進去之後手錶就失去GPS訓號了,最後到站時已達5050米,頭漲到昏昏的,想吐。

Lu Fei(@lufei85)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




Lobuche - 8000inn (旅店名字)

這組建物本名是Italian Research Center 俗稱Italian Camp,是昆部地區配備最好的旅店,
海拔5050米,裡頭挺舒服的,門口玄關是一個獨立空間,和外面冷空氣隔絕的比較多一些,
經理是一個很印度的外貌,一開始在討價還價,因為他親戚介紹這裡時,告訴我們的價格不一樣,他見我狀態不好便拿血氧機測量,心律120,血氧濃度80,他覺得在安全值,個人是覺得有點慘,但我不懂

錶上的海拔還再往上狂跑,因為狹谷地形所以先前沒定位到



屎面... 你來試試看,扛著高山症三天內在高海拔爬1100米

看我午睡前的臉,通常休息足夠會好點,於是我趕緊跑去午睡(101招,睡覺)

(先放個音樂...)


.
.
.
.
.
這一睡不得了,起床後是下午四點半,頭疼程度暴增兩倍,超想吐,心想這樣下去不妙,可能撐到早上都是個問題,

因為顱腔內的氣體壓力是獨立的,所以沒辦法透過一般的呼吸去調整,這樣下去顱腔內壓力膨脹太多,可能會壓迫到大腦內其他組織,進而引發危險症狀,輕微的話會短暫失明,我不知道能吐的話會好點,但如果不能吐呢,越來越嚴重的話那就可能會有機率引發急性肺水腫或腦水腫,那就意味著我可能在幾分鐘內死亡,任何的因素都不能作為停留的藉口,必須立即下降到低海拔,外面下著大雪我掙扎了好久,到底是要下山還是不要下山呢,已經傍晚五點,外面又下大雪,在5000米海拔的無人區.... 非常的擔心且慌張,霧也很大....

....我要失敗了嗎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