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壯遊] 聖母峰基地營EBC-5 地獄之路抵達基地營

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就能完成任何事,不過前提是方向要對XD

Day 10

Italian Camp(Lobuche) - 8000 inn

一切都太危險了,必須急速下行,命沒了什麼都沒了。

把剛插上去充電的東西全收了,雨衣穿上,依依不捨的離開了有寶來塢電影台的旅店





一路大雪大霧天氣漸黑,一個半小時候大概七點多才回到THUKLA,此時天色已經全黑,兩間旅店都客滿了,一路的恐懼未停止過,如果事先未詳閱醫學相關知識,可能作出一生遺憾的判斷,幸運之神的眷顧,狀態逐漸好轉;

晚上有一群白人大團16個人左右,消費很多,是標準的大戶,但是吵得目中無人,嚮導說可能是葡萄牙人或德國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Day 11

重新恢復期第二天,早上所有的葡萄牙人終於走了,從吵到不行變成安靜到不行,外面霧茫茫的,過了點圖進手機後就再睡一輪;

身體狀況較危險,JACKIE來睡我房間

包包上面掛著我對攝影的執著,微微嘆了一口氣

中午多是團體停留在此午餐,看來Dingboche的物價與方便度應是便宜許多,Thukla不會是住 宿的首選,我為了要適應每階段突然提升較多的高度必須在Lobuche這個地獄爬升之前停留,昨天已經失敗一次,從Somare到Lobuche只花三天上升1000米身體無法負荷,這應該是意志力超越身體能力的表現吧(笑)。

晚上有一個韓國人攻下聖母峰七次,他和他的嚮導(藍衣)整個臉都是黑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Day 12

天氣,霧,頭痛狀況有減輕,但還未較前兩天好,擔心爬上去又中獎,遲遲未能決定,早餐後,太陽探頭,我決定用最慢的速度試試看,我感覺4800米我是安全的,Lobuche是4940,這部分就是風險,我需要成功又不斷的拿身體狀況冒險,於是別人花1.5小時完成的路程,我花費4個小時來慢慢走,拉長時間適應高度同時減少水分流失,早上吃了雙份共250g的Diamox,肚子也不太舒服吃了暈車藥來止吐(看到這裡的朋友無醫師處方千萬不要自行混藥)。

我又過了一次Thukla Pass,就是我說的地獄之門。

Sherpa Lodge,這裡的大蒜湯超好喝,可可也是好料

活著的喜悅

下午藥效結束前,整張臉都是麻的,真是冒險冒到家了,少了嘔吐這項高山症警示,非常危險,如果夜晚需要再疾行下山,我和嚮導剛好都未準備頭燈。

Lobuche午餐後來了一群亞洲聯合國,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的集合體,唯一的共通點都是口音很重的高階工作者,英文都很好,也是一堆病,聽他們說,整團出發是12個人,現在走到剩下7個,還好我沒有跟任何的旅行團,因為會一直被往前推進,不是對身體良善的狀態,睡前再補125g Diamox,我怕死也還沒脫離險境,希望明天早上還能活得好好的不要再讓人擔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Day 13  5000米的適應日

疑似狀況不錯,雖時有嘔吐感,但比幾天前上來時好點了,再不出門我看連基奇都要發霉了,by the way,這間的單人房超小,空氣極不流通,我的東西放一天之後臭得要命,但女大廚煮得非常好吃,蒜頭湯是整路上最好喝的,切成蒜末,炒過爆香再煮;

右邊的土丘旁就是冰河本體,小小一個丘,走得可辛苦

上到Khumbu冰河的中央,但沒有水也沒有冰,看了看基地營的位置和四周,也拍了一些冰瀑和環山,雄偉的努子就在眼前,下午和基奇討論了一下各個山峰的名字,雖然如此折磨人的行程不會再來了,決定買份地圖回家繼續研究,再看看電影一次,沒有親自到現場,實在不知道那些攀爬高峰的人的人有多勇敢與瘋狂。


最左是走的路,中間土丘,右邊冰河,河水在泥沙下方,因為冰會融化不斷下滲

冰河最前端就是基地營了,前一張圖尾端也可以看到一條白線的位置



可以清楚的看到Lobuche頭頂有一個冰瀑


正在步行回Gorakshep的隊伍


前幾張圖越過兩個城鎮拍到基地營的Olypus 75-300mm鏡頭,
還有防護性超強的STC濾鏡


下午2-3點的時候,頭痛加劇,想吐,有點受不了,我走出去呼吸新鮮空氣,嚮導說他也有一點反應,但他很快就沒有了,大約4點開始,直昇機數量增多好幾倍,大概一個多小時就有6~7台飛過,根據我的不專業猜測,可能是大氣會移動,高氣壓跑走了,現在是低氣壓壟罩,相對的膨脹感也會增加,原本適應了極限,但大自然又將這條線更改了。

原本安份的心又開始躁動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Day 14  


覺得山上大氣壓不穩定,剛好可以撐住的高度可能幾個小時內就又讓我頭痛不已,
今早做了一個高風險的孤注一擲,我要從Lobuche直攻Base camp,然後再回來,
如果可以的話,回程下行到Thukla就完全安全,上路前多吃了50%的Diamox輔助(記得喝更多水),

太陽直曬,正在昇華的雪


可以看見我臉已經相當黑了,背後是駱子峰


我的無敵防水太陽能板和駱子峰


左邊黑棕色的就是Kala Pattar,下方就是Gorak shep


一直往前行,Gorak Shep也沒吃午餐,希望能拼在2點前離開基地營,在Gorak shep茶屋喝了杯加滿糖的奶茶又上路了,JACKIE則是吃了碗拉拉麵,路上難免有許多風景,我放棄大部分可以慢慢欣賞的機會,因為如果我沒有辦法回到早上出發的高度,對我會有生命危險,Gorak Shep(5140M)前後都是上上下下的石丘(5200M),在海拔5200要上下"幾十次"其實非常地痛苦,大多數人臉都笑不出來,中途遇見亞洲團和台灣老人團,他們的臉色比我還難看,和當時在大廳裡的模樣形成強烈對比,很明顯我的移動速度相當慢,但仍然不是最慢的;

到Gorak shep之前,簡直是地獄,不知道前方還有什麼東西等著我們


洛子與太空? 原來這麼近了,這是世界的屋脊。



烏雲壟罩的EBC,恐怖哦


你看,它在那裡!


到達時沒有看到斗大的扛棒,因為木板被祈福的五色旗蓋滿了,在每年的季節開始時,是可以清楚看見的,也發現原來冰河一直都在這些石頭的正下方,基地營也是整座蓋在冰河頂,

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就能完成任何事,不過前提是方向要對XD




回程也是洛子峰隨侍在側,當我回到勾拉穴就全身酥軟,我走不動了。

我真的走不動了。

原來一路上我的鼻子都已是血塊,長時間的氧氣量不足,手腳早就疲倦了很久了,都是用著腎上腺素在支撐我的能量,想起以前拍婚禮在拼作品的時候也是這樣,如此的方式應該是在演化中,為了逃命而有的能力,常用不好。

Jackie替我找到巧克力Bar,一條才賣200盧比便宜到誇張,原來Gorak shep物價比Lobuche便宜很多,我喝著水,坐在店外的台階上,告訴自己能量補足,閉上嘴慢慢走,我想Jackie應該早就受夠了我因為擔心的碎碎念,因為這就是最有效快速到達的方式。

我在晚間六點半回到Lobuche住處,嚮導和我兩條腿都是麻的,我兩隻手凍到變黑無感覺,幸好有間溫暖的餐廳,早上八點多到晚上六點多,一共花費十小時從Lobuche來回,呼~我成功了!!

希望頭痛明天會好多,大家還能看到我^^